签到
EN

周小川:要避免倒退!

21浏览
2022/07/08 08:44发布
经济学前沿问题研究
经济学前沿问题研究
这篇文章推荐研究——周小川:要避免倒退!

演讲者/周小川

很高兴参加这个论坛。我想讲两个问题。一是对外开放要往前走,避免倒退。二是对全球价值链谈几点想法。

 

01

对外开放要向前推进,避免倒退

首先,这个倒退有时候不是我们自己的选择,而是从全球格局的角度来看。习主席做出了非常鲜明的表态,要坚定地支持全球化,要坚定地推动中国对外开放。尽管国际局势很复杂,但是中国要更加对外开放,要在更高水平上对外开放。
我们积极参与世界贸易组织(WTO)改革,我们申请加入全面与进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CPTPP)和数字经济伙伴关系协定(DEPA),我们签署的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正式生效之后,要全面地推进落实RCEP,这是积极地推进对外开放。同时,我们主张世界贸易投资和开放格局要向前推进。
但是,在特朗普当选总统以后,全球保护主义、单边主义盛行。美国大量地进行经济、贸易、金融方面的制裁,这对于全球而言是一个重大的挑战,要应对挑战就要有回应和反制。因此,虽然我们积极主张开放,但国际环境中还是有倒退的力量存在。总体而言,今后趋势具有一定程度的不确定性,主要取决于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采取何种态度,不取决于我们,尽管我们不愿意那么做,但是局势可能朝着这个方向发展。
美国现在联合盟国,主要的措施包括保护主义、抱团成营、科技封锁、金融制裁等。在现在的格局下,有些事还在进一步发展,这些措施可能对对外开放形成一定的负能量。
第二,是否有可能出现“新冷战”?有人把现在的情形称为“新冷战”局面下的贸易格局,我们不太愿意用“新冷战”这个词,但是确实有一些“新冷战”的特点。我想借此机会回顾一下,上一轮冷战究竟是什么格局?同时,在“旧”、“新”冷战格局下,我们能够在里面汲取什么样的经验教训,对现在防止全球贸易投资格局滑向冷战模式做一些必要的准备,以便更好地加以应对。
“旧冷战”的第一个特点是三大板块。二战以后市场经济国家签订了关税及贸易总协定(GATT),前苏联与东欧社会主义国家成立了经济互助委员会(CMEA)。这中间存在交叉,其中一个是1947年GATT签订时,捷克斯洛伐克是发起国之一。CMEA主要是社会主义国家,但是中国不在里面,详细内容不再赘述。
对于其它的发展中国家或者当时的第三世界国家来说,存在一个选择问题。这些国家很多曾是西方发达国家的殖民地而后慢慢独立的,不愿意选边站队,开展了不结盟运动(Non-Aligned Movement),贸易方面成立了联合国贸发会议(UNCTAD),主要强调解决南北贸易不平等问题,原因在于西方国家出口给他们的机器设备非常昂贵,而他们的出口产品非常便宜。在其中,中国是观察员。
现在,如果美国拉着西方结成同盟、共同进行管制,有可能又逼着贸易体制向团伙状况发展。我们不愿意这样,但是也要先想好这个问题,看看这个趋势是怎么演变的。同时,与之前类似,有很多其它国家明确表示不愿意选边站队,但是也面临着选择困难。
第二个特点是存在巴黎统筹委员会(Coordinating Committee for Export to Communist Countries)。巴统的正式名称是“巴黎统筹委员会”,有的说是“多边出口管制协调委员会”,但从文字上看,更多的称为“向共产党国家出口的协调委员会”,不知道哪个最为正式。巴统是西方国家成立的委员会,总得来讲管制三个方面的产品,一是军品,二是尖端科技(曾称为尖端科技,现称为高新科技),三是稀缺资源或战略资源。总之,在巴统的名单上曾经管制了上万种产品,后来随着全球局面的缓和而改变了。
现在没有正式的类似于巴统的协调机制,但是美国在拉拢西方国家,在军事、高新科技领域有所行动,最近还有一些动向针对稀土、金属等稀缺资源。所以,有可能滑向第二代的巴统,这是需要防止的。
第三个特点是军备竞赛。军备竞赛涉及三个方面,一是科技实力比拼,二是财力比拼,三是国民经济的资源分配问题,资源倾斜于军备还是国民经济的其它方面,特别是人民生活,两者之间需要权衡。如果权衡得好,可能会发挥一些互补作用;如果权衡不好,会产生很多负作用,更经常的情况是抢占资源。这几条与全球价值链联系起来,都是试图把价值链进行分割,试图各自形成不同阵营的价值链,或者团伙的价值链。
第四个特点体现在贸易结算,涉及货币金融方面。前苏联过去实行计划经济,同时以实物分配为主、货币为辅,因此金融相对较弱。回顾一下当时在支付领域的状况,即从金本位过渡到美元独大。在欧元出现之前,英镑、德国马克也是比较强势的货币,其它货币稍弱一些,后来日元也变强了一些。但是CMEA结算基本还是靠实物平衡,在实物平衡的基础上实行记账贸易;结算货币使用的是瑞士法郎,如果有差额则采取记账形式,等着之后慢慢弥补。
在前苏联解体、整个苏东阵营垮了以后,中国以瑞士法郎为单位的记账贸易还延续了多年,还平衡不了。当时CMEA没有强的本币,较少使用本币进行结算,大家在出口作价上往往高估自己的价格。与此同时,由于长期存在本币的高估,货币结算实际上存在黑市,最主要是苏黎世市场,前社会主义国家、东欧国家货币都可以在黑市进行结算。这中间既有易货贸易,也有美元结算的贸易,也有跟过去记账贸易差额挂钩的做法,阻碍了各国之间贸易的开展。
在货币弱势的情况下,实际上让美元占了很大便宜,在全球起到主导型货币的作用。为了防止货币上的不平衡,保护本币的高估,以及那时候贸易格局所形成的外汇短缺,像苏联这样的国家是禁止本币出境的。今天来看,货币格局已经改变,未来可能要特别重视国际贸易投资格局,重视对外开放中货币的作用,特别是在结算体系中的作用。
以上我简单回顾了以前的状况。我觉得一个重要的历史进程是“亚洲四小龙”的发展。不同于最早期不结盟运动和UNCTAD强调南北之间贸易不平等,“四小龙”不纠缠于贸易是否公平,而是着重利用国际贸易来实行出口导向型的发展战略,同时推进国内市场化改革。
“四小龙”最开始的体制都是管制型经济,而且有的管制非常严格(尽管不叫计划型经济)。“四小龙”的发展模式对后来世界经济的发展产生了重大的影响。
现阶段,经贸格局发生了很大变化现在全球价值链已全面融合,形成了难以分割的状态。各国通过实现比较优势,发挥出全球化分工的作用,同时也特别注意发展中国家的利益。现在有些国家试图分割价值链,或者供应链,但总体上而言,还是观点各异,不仅美国内部有各种不同的观点,而且西方各个国家也有不同的观点,这个过程就看下一步怎么演变,也包括我们自己怎么做好工作。
第三,我们如何增强开放格局下的长期竞争力。在当今的国际形势下,我们要按照习主席的要求,全力支持全球化,扩大对外开放,主张多边主义,反对保护主义,反对单边主义,推动WTO改革等,要向正确的方向发展。
要重视长期的竞争力,不同的贸易体制,最后体现的不是一时一事的优势与劣势,而是从长远来看的竞争力与效率,是看它如何与国民经济发展的其它主要目标结合得更好。
一是科技方面。从中长期来看,科技的竞争力主要取决于科技体制,不是简单组织几个大项目的问题,这在当前显得更加明显。
二是军备方面,需要有比较强的公共财政实力,而且要结合科技发展,要军民融合发展。如果结合得好,有一些科技发展是可以双向服务的;如果结合得不好,则是大量占用公共资源、挤占民生,尽管军事实力提升了,但是在别的方面造成了损失,会使长期竞争力会受到影响。
三是人才方面,对于科技发展和军备能力建设,人才都是至关重要的。
四是货币方面,要高度重视国际货币竞争。中国适时推动了人民币国际化,特别是在数字时代,力争在新一代数字货币方面取得领先。在金本位解体之后,美元占了统治地位,但是美国动辄使用与美元结算相关的科技系统对其它国家实施制裁,短期来看是可以作为一个武器,而长期来看却是损害了美元的地位和信誉,所以在这种情况下,货币也是一种较量。
以上是跟大家交流的第一个主题。

 

02

全球价值链问题需进一步研究

我仔细阅读了《全球价值链发展报告2021》,我认为这是一项非常重要的、有意义的研究,研究之中有很多发现,有很多重要观点。围绕全球价值链问题,我想简单发表几点意见,仅供大家参考。
一是统计方面。尽管服务业占GDP的比重越来越大,在全球已占到一半以上,发达国家有的是70%、80%以上。过去说世界是圆的,最早的概念是,货物是可贸易的,服务是不可贸易的。货物里也有个别东西是不可贸易的,比如发电,电力是货物,但如果电网不通则无法出口,所以是不可贸易的。
九十年代有一本书名为《世界是平的》,意指有了互联网以后,大量服务业变得可贸易了。从统计上来看,现在越来越多的服务可贸易了,但是占比还不算大,因为难以从海关统计口径得到一个准确的概念。按理说现在的统计口径是有的,可能需要进一步地研究。
现在有两个口径,其中一个是GDP口径,特别是收入法GDP,应该是能够反映的,包括外国人的收入,差别在于GDP与GNP之间的差别。
二是贸易平衡。中美贸易顺差/逆差数量到底有多大的问题,从价值链的角度会得出不同的估计。海关统计货物贸易进出口,后来也加上了服务贸易,尽管很多服务贸易不通过海关,但大致上有一个统计数额,这个统计到底准不准?即使双边不准,比如中美之间不准,多边综合统计不见得不准。
从外汇的角度,一方面,资本项目虽然有管制,管制也不见得非常有效,但是资本项目的交易都有登记,资本项目都可以核算。另一方面,去除资本项目后,如果每年的外汇顺差非常大,那么说明多边贸易平衡中的总顺差数很大。在全球金融危机前后曾有一段时间是这样,因此导致了人民币汇率升值的压力。从这个角度来看,很大程度上可以和价值链分析进行互补印证,同时也可以找出中间存在的一些问题。
三是税收改革,也就是关心避税地是否在价值链上占了很大的便宜。全球金融危机以来,G20最先关注的是避税天堂,随后是税基侵蚀与利润转移(BEPS)。按收入法GDP核算,避税天堂真正获取的收入主要是当地的律师、会计师、注册费等,资本收益即使到手也立即投资到其它地方,成为资本流动的一种工具。
虽然在这种情况下,西方国家少征收了很多税,但是很难证明避税天堂占了多大便宜。这在全球GDP中不是主要内容,但有关分析很有意思,还需要进一步研究。其中,可能有个别的收入转换成了个人收入,并可能存入了私人银行,所以G20在下一步的措施中提出自动情报交换(AIE规则),这些个人存款,主要从逃税的角度进行处罚。中国也参与其中,做了承诺,但总体上看起来总量没涉及多少。
如果从全球价值链的角度加以研究,有很多还需要反复推敲,很多需要从数量上加以平衡。全球价值链报告里提到了税基侵蚀与利润转移,以及新一轮税收改革,我赞成其中的观点。G20和OECD提出全球税收改革,美国方给予了高度评价,这是可以理解的。税收改革重点不在于数字税,重点在于15%的企业所得税,但不能过于乐观,执行上会有很多问题,有很多具体问题还没解决好。
税收改革在很大程度上可以结束全球的税收逐底债务过高,急于提升财政收入。
四是跨国公司。税收问题引出另一个观点,全球价值链分析的重要内容之一是跨国公司。从中国改革开放的进程来讲,跨国公司可以看做一个很正面的、积极的力量,跨国公司发展使得全球生产格局、价值链、对外开放程度都有了很大的进展。但是它也有缺点,也有漏洞。从全球金融危机以来到现在,很多舆论都在打击跨国公司,甚至美国试图把跨国公司召回美国生产,这是一种逆全球化的动向。
在全球税收改革方面,不应该过度打击跨国公司的力量。与此同时,我们也看到中国有许多公司正在变成跨国公司,而且还将出现一些小型跨国公司、专业化很强的跨国公司,这是我们自己的力量。
五是数字经济。真正对价值链挑战更大的、需要进一步研究的是数字经济。数字经济领域涉及很多服务,是互联网上提供的各种服务,无论是从海关统计、服务贸易统计,还是从外汇统计,都很难核算清楚,因为大量的服务不收费。不收费如何赚钱?一是广告,所以广告方面需要开展很多的研究;二是将准备上市的公司的市值炒高,然后就有变现获利的机会。这改变了过去基于成本核算的贸易和服务贸易体系,同时中间隐含了大量的直接补贴、间接补贴和交叉补贴,这都是WTO明确反对的,但现在对于数字经济的政策处理还有很多不明确之处,办法还不多。这是我认为更重要的对价值链研究的冲击。

我借这个机会,就对外开放和全球价值链问题的几点感想跟大家交流一下,不对之处请大家批评指正,谢谢大家!

 

文章来源:微信公众号“新经济智库”

侵权必删

学说平台,学说网,金融学说,道口学说,学说经济,五道口学说,清华五道口学说,清华学说,学说平台直播,学说会议直播,学说直播回顾,学说直播预告,学说ABFER直播,学说学者库,学说研讨会直播,学说年会直播,学说论文库,学说学者库

经济学前沿问题研究
经济学前沿问题研究
文章180
·
总浏览量16132
最新文章
更多
2024全球机器学习技术大会上海站圆满闭幕,共奏AGI变革新时代
杨展
5566
浏览
第七届机械工程与应用复合材料国际会议(MEACM 2024)
李思傲
7
浏览
世界读书日专题 | 新质生产力背后的管理之道
杨展
4474
浏览
【征稿】第七届水与环境可持续发展国际会议(ICSDWE 2024)
李思傲
11
浏览
【征稿】第七届水与环境可持续发展国际会议(ICSDWE 2024)
李思傲
5
浏览
【EI检索】2024年第一届先进能源材料、能源器件与能源系统国际会议(AEMDS 2024)
杜金桐
11
浏览
热门用户
学术前沿速递
学术前沿速递
文章
300
学说观点
学说观点
文章
300
AIGC交流社区
学说官方
文章
240
未央网
未央网
文章
233
毕宣
中央财经大学
文章
185
王凯
T. Rowe Price
文章
181
热门文章
更多
经济学入门必读书籍有哪些值得推荐?
楚健
·
1132
浏览
绿色信贷能否提高商业银行的核心竞争力?基于中国的准自然实验
创新研究
·
715
浏览
如果经济学家连股都不炒,那他们都在干什么呢?
李博
·
651
浏览
“特斯拉”打败了“星巴克”
张子瑞
·
626
浏览
最新综述!AIGC到底是什么?都有哪些应用?一文尽览!
AIGC交流社区
·
610
浏览
数电票的26个问题,税局统一回复!
张俊熙
·
602
浏览
研究方法 | 文献资料分析方法大全!收藏
周舟
·
590
浏览
会议预告|清华五道口绿色金融讲座第一期,邀您探讨“碳达峰碳中和——中国发展转型的机遇和挑战”
学术会议动态
·
3309
浏览
文献资料分析方法大全,建议收藏!
楚健
·
499
浏览
研究方法:文献资料分析方法
周舟
·
487
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