签到
EN

互联网大厂员工放下身段,转做外包一心搞钱

6浏览
2022/03/17 10:45发布
张俊熙
清华大学
从业人员
张俊熙|推荐阅读本篇文章——互联网大厂员工放下身段,转做外包一心搞钱
从去年开始,互联的裁员潮一波接一波,特别是2021年下半年,经历了在线教育、社区团购、互联网金融、本地生活服务等行业的大面积裁员。而且,裁员风波也延续至今。
 
近日,“阿里裁员”和“腾讯裁员”两个话题,在同一天上了微博热搜。消息称腾讯阿里等会在未来几周内裁员。据36氪报道,腾讯裁员比例并未到外界传言的30%,阿里则集中在MMC事业群。不可否认的是,整个互联网的人才招聘正在缩紧。为了“降本增效”和“去肥增瘦”,大厂不得不裁员和组织架构优化。
 
对于这些互联网大厂的前员工而言,被裁后生活还得继续,为了谋出路,不少人选择降薪去中小公司,也有人趁着自己还没到35岁,准备考公考编,谋求一份稳定的工作。
 
此外,更值得关注的是,还有一部分人选择进入此前不考虑的外包公司。对于外包公司,大部分人都是有一种说不清表不明的滋味,在脉脉上,有员工直言进入外包公司会“掉价”,不利于以后进大厂。
 
但对于如今的现状,Tech星球从几位入职或正在考虑入职外包公司的前互联网大厂员工得知,外包也在被部分大厂的离职员工所接受,“毕竟房贷要还、孩子要养”,进入外包专注“搞钱”也未尝不是一个明智的选项。
 

 

 
以前抗拒外包,如今月薪3万感觉“真香”
讲述人:秦磊,前腾讯产品经理
 
我是上个月从大厂离职,后来我微信好友里的一个猎头朋友主动联系我,希望我去担任“外包”项目的负责人,合同是与第三方公司签,待遇和薪酬不会比大厂差,每月拿到手的3万多元。对于这份外包工作我考虑了一个星期。
 
说实在的话,我此前挺拒绝外包。刚毕业时,最近上市的“外包大厂”软通动力曾给我一份offer,希望我能够进入大厂的外包项目岗,工资在1万多元,但我毫不犹豫地拒绝了。因为我知道,外包经历就像一个烙印,会深深印在个人的求职简历中,如果再想进大厂,外包经历可能会成为一个减分项。
 
但是万万没想到,如今还是进入了外包,或许有些打脸,但对于生活而言,外包给的待遇还是挺不错的,用网红王境泽的创造的流行话来说就是:真香。毕竟在生活的压力下,这种所谓的大厂“身段”只能靠边放一放了。
 
我现在已经来这家外包公司两个星期,目前做的事都还是比较轻松,但也能感受到一些差别的对待。听一个同事说,每次过节时,外包公司会发放一张100元的购物卡,员工生日时也能获得公司提供的生日礼物,但相对于以前工作的腾讯,这种福利感觉还是太少了。
 
此外,遇到加班到情况,需要填报合作公司的加班系统,原来都是加班后几天之内都能提交加班单,现在改了时间,只能最晚加班当天提交,不然就没加班费。
 
当然,外包公司内的竞争也挺激烈的,一些积极分子,他们会在正式员工或者领导面前表现得格外活跃,工作会抢着干,还会主动向对方提供自己的心得见解。这个我能理解,毕竟都希望转正成为甲方公司的员工。
 
但我认为,对待外包工作就应该拥有和我一样的心态,与世无争、安守本分,对方交代的工作尽心尽力用心完成,能不能转正入职甲方公司,进入大厂,这些就让它顺其自然地发生,也不强求。
 
现在我也需要认清自己的身份,一家背靠大厂的外包公司员工,毕竟不是甲方公司的正式员工,人家大厂没有理由向对待正式员工一样对待我们,在裁员这个背景之下,有一个能赚钱的地方就好了。虽然差异会有些,但我还是挺满足的。
 

 

 
进了外包公司后“踩坑”,落差感挺大
讲述人:红月,前字节大力教育销售
 
我是年前被裁的,当时因为有着房贷的压力,所以拼命去找工作,可能我是出身教培行业,所以新工作并不是那么好找,面试了好几家公司,都被拒绝了。后来在招聘网站上看到了一家外包公司,薪资待遇等各方面都能接受,还能转正,于是就去面试走流程,不到两天就拿到了一个销售岗。
 
当我怀着憧憬正式进入这家外包公司后,才发现工作并不是那么的好做。
 
当我工作两个月,即将迎来转正时,我的主管告诉我,他突然收到了甲方的通知,对方表示项目短期内用不了那么多人了,所以限我一周后离场。感觉自己被欺骗了,我就是临时过来充个数,一切以甲方为准。
 
当时入职的时候我千问万问确认,项目周期到底多久,主管表示就1个月不到,我入职的时候,组里组员基本走光,只有一个组长,5个组员,我是第一个入职干活的员工,后来陆续入职了几个人,活确实不多了,然后就是接到了这个“离场”通知。
 
感觉有点懵,连生气的力气都没有。
 
之后我的外包公司,马上给我安排了一个其他项目的面试,我参加通过了,但是我并不满意,向主管表示想再找找其他的项目,选择适合自己的工作。然后主管表示,如果我不接受面试成功的这个机会,就算我自动离职,人事会自动发起离职流程。
 
当然,这只是外包工作的一个坑,其他的坑也不少,与原来的工作单位比,落差还是挺大。
 
当时选择这个地方,一是因为距离住处不算远,二是薪水开的也还好,一个月有1.2万,三是她们说这边加班少。没想到最后变成了这样,反正感觉自己被坑得不清,如果不是看在钱的份上,我早走了。
 
现在,我还在外包继续工作中,希望今年行情好点,能够找到一个称心如意的工作,再也不想受这么气了。
 

 

 
大厂“高龄”员工被裁后进外包,正成为趋势
讲述人:李欣,前快手程序员
 
36岁,没什么好去处,暂时先去外包待一段时间。
 
我最近在脉脉上看到了不少人在讨论外包的话题,估计也都是因为被裁,只能将外包作为一个选择去试试。我也是这样,众所周知,作为35-40岁的一线研发人员,很容易成为企业优化的对象,我过了35岁的年龄,留给我的择业选择已经不多。
 
对于我而言外包是把双刃剑。好的一面,是可以有份薪资不错的工作,目前我回到了我老家工作,这是一个二线城市,当地公司给我开的2.5万元的月薪,职位是项目总监,虽然没有在快手时的那些福利,但至少不会感觉太“卷”,想想之前面对新技术的那种吃力,业务又拓展不开的时候,脑袋挺大的。由于我在本地有车有房,离工作地近,可以犯不着搬家去大厂旁边“卷”。
 
当然,不好的一面也着实有,目前我已经在这家外包公司一个月了,给我的感觉是,外包员工仅仅只是公司的挣钱工具,学不到什么,也接触不到可以拿得出手的东西;另外,工作的背锅侠永远是外包,不管是内部还是外部,客户会让外包背锅,自己人也坑自己人,还好我算是小领导,否则我也会被扣帽子。
 
当然,这种事也会出现在大厂的边缘团队中 ,有时甚至都会毁掉一个人的前途,在外包公司中简直成了日常。
 
至于待遇,外包比上不足比下有余。在北京,传统国企甲方给个十年经验的员工月薪也就1.5万左右元,北京外包五年左右的都1.7万以上,而小型私企甲方待遇就难说了,哪天可能工资都发不出来。
 
外包毕竟不是一个长久要待的地方,目前是因为没看到好的机会,而且互联网行业确实是寒冬,所以我估计还得在这里待上一段时间,接下来,我可能会和朋友一起选择创业,看看能不能搏出一个精彩的人生。
 
将心比心,对于大龄大厂员工被裁,我们选择的路不会太多,首先是不能考公考编,其次是一些公司会隐晦的表示不招35岁的人,接下来要么进小企业、初创公司,要么就自己创业,外包也是一个选择,但随着年轻的增长,我们或许也会成为中小公司、外包公司的优化对象。现在是能赚一分钱就多赚一分。

 

 
曾放弃大厂offer,因薪水高出30%进了外包
讲述人:陈力,有多个大厂的实习经历
 
毕业前,我在多个大厂有过实习经历,但后来还是选择到外包,现在已经拿到了一家互联网大厂的offer,正考虑要不要进去。
 
当时一毕业就选择进入了华为的外包公司,进去的原因主要还是工资高,比一些大厂多出30%左右,当然也有其他的一些原因,就是学历不高,末流本科,当时收到了大厂的offer,多为边缘业务,感觉无晋升空间,再加上工作就在本地,可以不用跑到外地工作,最终选择进入这家外包公司。
 
我认为进外包不代表就是自己差,而是看个人在团队里有没有发挥出作用,以及自己会不会利用资源去学习提升。这个外包公司还挺大,所以有些大厂的员工也来这里工作,但最近好像是多了一些有大厂背景的技术人员进来,我和他们聊过,他们来这里的原因,大部分还是被工资高,离家近这些因素所吸引。
 
到了现在,我在外包有了一年多的项目经历,项目里多多少少还是有可以学习的地方,这一年来我的知识层面有所增长。
 
外包的确存在一些问题,特别是领导层的刁难,尤其是在code review(代码评审)阶段,领导最喜欢在这个环节“炫技”,我刚进来的时候,和一个工作了5年的女领导同时在一个项目上。每次code review,她都要把甲方不懂技术的老板拉过来帮他挑刺,好让自己觉得在外人看来还有点水平,确实挺尴尬。
 
此外,同一个项目组,都是外包人员,就是各种刁难,不让提交,拖延自己的时间。这些原本只是网上听到的“坑”,如今我也体验到了。
 
目前,我也有了新的职业规划,上个月听说字节来我们这地方招研发人员,所以抱着试试的心态去面试,没想到面试成功了,相比于那些大厂被裁无奈进外包的前辈,我实属幸运。估计后期还是会去大厂工作,希望充实一下自己的大厂体验。
 
总之,当自己积累足够的经验,就有和别人谈的资本。身在外包,甲方公司最终看的是自己的技术技能,学习能力,管理能力,沟通能力等。最怕的是自己待在外包公司,就自我放弃,觉得没什么希望,如果能力强,你也能直接和甲方提出涨薪的条件,所以进入外包后好好学习和磨砺,如果有好的机会,选择有利的发展空间也是不错的选择。
 

 

 
外包没归属感、存在鄙视链,行情回暖想重回大厂
讲述人:可欣,前百度产品运营
 
或许大厂被裁的员工,进入外包正在成为一个趋势。
 
当时我在多个离职群里看到了,有猎头在群里发外包的职位,感觉到外包成为了择业的一种趋势,虽然有着抵触心理,但苦于没找到好的工作,最终还是选择了一个北京的外包职位,薪水还可以,每月2.4万元左右,就是公积金较低,但是想了想还是先将就下。
 
说实话,被裁后我也和大部分人一样,每天泡在BOSS直聘、脉脉等平台,看看就业机会和一些求职历程,能够感受到大家的焦虑,同时也看到有些人在讨论进入外包的可能性,有人说好,也有人说不好,原本外包不在我求职的考虑范围之内,我与大部分人一样,有着抵触心理。但焦虑、压力,以及离职群看到有人大量招外包岗,于是将外包作为了一个选择。
 
目前在外包工作还好,因为遇到的一些问题,都还在个人承受范围之内,比如环境氛围还是有些不同,没有归属感,且存在鄙视链。项目无法深度参与,很多甲方很独裁和强势,不会客观的接受我的意见,又要求我替他们思考,更多时候就是你说我做,最后难免敷衍。
 
此外,有时项目做好了一半后,客户觉得还不错就会自己接过去,看着好好的项目没自己的份,心里还是有很大落差。
 
有时也会遇到比较棘手的事情,例如我可能会接手几个项目,耗脑力还要耗心力。无论是我们组的PM还是程序员,大多反感做一个拼凑且没有延续性的项目。
 
当前对我而言,最重要的还是赚钱,因为马上要买房了,多存些钱,减轻这方面的压力,对于外包这份工作,我将它定位为我一个短暂发展方向,如果今明两年的互联网行情回暖,我还是选择重回大厂的怀抱。

*内容来自公众号 Tech星球  ,侵权必删。

张俊熙
清华大学
从业人员
文章160
·
总浏览量68731
最新文章
更多
上交鲍杨、武大李斌等顶刊JAR:机器学习可以检测企业欺诈吗?
学说观点
2
浏览
如何靠发表国际会议来成功保研申硕?
文晟
3
浏览
《金融研究》2023年第9期目录及摘要
学术前沿速递
5
浏览
【高录用/稳定检索】2023年算法与电子信息工程国际学术会议(AEIE2023)
文晟
7
浏览
2023年算法与电子信息工程国际学术会议(AEIE2023)
文晟
2
浏览
清华钱颖一院长:人工智能将使中国教育优势荡然无存
学术前沿速递
15
浏览
热门用户
学说观点
学说观点
文章
299
学术前沿速递
学术前沿速递
文章
297
AIGC交流社区
学说官方
文章
240
未央网
未央网
文章
233
毕宣
中央财经大学
文章
185
王凯
T. Rowe Price
文章
181
热门文章
更多
经济学入门必读书籍有哪些值得推荐?
楚健
·
969
浏览
会议预告|清华五道口绿色金融讲座第一期,邀您探讨“碳达峰碳中和——中国发展转型的机遇和挑战”
学术会议动态
·
3262
浏览
如果经济学家连股都不炒,那他们都在干什么呢?
李博
·
526
浏览
荒唐!Science论文作者P上自己名字,还写进简历里?
楚健
·
275
浏览
李开复:ChatGPT引发失业恐慌?这20种工作要避开!
我和ChatGPT有个对话
·
251
浏览
Top 100 Economics Blogs of 2023
学术小秘书
·
251
浏览
2022数字经济大会议程发布,邀您参会!
学术会议动态
·
212
浏览
最新综述!AIGC到底是什么?都有哪些应用?一文尽览!
AIGC交流社区
·
210
浏览
于海龙 李成明丨乡村振兴背景下财政涉农扶贫资金政策有效衔接的关键环节和路径选择
经典论文回顾
·
183
浏览
TOP前沿: 文本分析方法必读实用指南! 基于文本即数据的机器学习!
经典论文回顾
·
182
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