签到
EN

互联网金融行业的高光和灰暗

19浏览
2022/05/10 09:10发布
互联网金融实验室
互联网金融实验室
关于互联网金融哪些事——互联网金融行业的高光和灰暗

一、互联网财富管理行业的高光时刻图片

 

如果银行不改变,我们就改变银行!——马云

 

2007年6月,P2P网络借贷平台“拍拍贷”成立,标志着中国互联网财富管理行业登上历史舞台,自此,中国投资者在银行存款、银行理财、股票投资、基金理财、信托理财等传统金融产品之外,又多了一种投资选择。

 

2015年,P2P行业迎来最高光时刻,当年新增P2P平台3335家,平均每天超过9家平台上线;而且P2P平台刚上线,业务刚刚起步,动辄就能获得数千万元甚至数亿元的投资;上市公司只要与P2P有一丝一缕的关系,就会被冠以“互金概念股”的称号,股价就会一飞冲天,最为典型的是上市公司多伦股份,为了蹭互金热点,将公司名改为匹凸匹,竟然在一个月内股价暴涨超过100%;当年的互联网或者金融圈人士,开口不谈P2P好像就落后了整个时代。

 

2011年5月,央行向27家第三方支付公司正式发放支付牌照,用户通过快捷支付的形式就能实现金融产品的购买,无需再去银行网点购买,极大的提升了用户体验。自此,互联网财富管理行业开始脱离银行支付能力的掣肘,迈入了飞速发展的快车道;同时,支付公司牌照水涨船高,至2016年已无实际业务的支付牌照壳公司,也能估值逾2亿。

 

2013年6月,余额宝横空出世,其货币基金随时存取的特性类似银行活期存款,恰逢彼时刚好市场资金短缺,货币基金利率持续走高,最高接近8%的年化收益率秒杀银行存款。故在短短一年内,余额宝规模便达到惊人的5741亿元,直接帮助天弘基金超过了连年位居首位的老牌基金公司华夏基金,坐上了基金管理规模第一的宝座;然而更让人意想不到的是,余额宝规模在2018年第一季度末达到了惊人的1.69万亿元,彻底吹响了互联网基金销售完胜传统渠道基金销售的胜利号角。

 

2014年2月,保监会出台《关于加强和改进保险资金运用比例监管的通知》,对保险资金投资股权和不动产的比例进行了提升,保险公司投资股权和非标资产有了更高的自主权,使得其通过万能险、投连险博得较高的收益率成为可能。

 

就万能险而言,一般提供3%左右的保证收益率,实际提供4-6%的收益率,虽然远低于P2P产品的收益率,但胜在是持牌保险发行的产品被广大的投资者误认为是无风险的,受到京东金融、腾讯理财通、苏宁金融等诸多大型互联网理财平台的青睐,很长一段时间内都是其平台中固收类理财产品的主流品种;一些激进的中小型保险公司如弘康人寿、光大永明人寿也把万能险视作“市场逆袭”的利器,通过较高收益率水平(5%以上)和灵活的退出政策(1年内免费退保)等方式,通过互联网理财平台实现了保险规模的迅猛增长;更有前海人寿、安邦人寿等保险公司在资本市场上长袖善舞,大肆收购优质上市公司如万科、格力股权,一时间风光无两。截至2016年10月,万能险保费规模超过1万亿元,相较2014年底提升了150%。

 

2014年2月,国金证券与腾讯合作的互联网金融产品“佣金宝”上线,以万二佣金率的超优惠定价,首次祭起了佣金战的大旗,加上手机端5分钟就能实现开户,在短短半个月的时间内就获取了超过25万名用户,证券行业这一潭深水迅速被搅动起来;4月9日,华泰证券与网易实现战略合作,为广大投资者量身定制的新一代移动理财服务终端“涨乐财富通”也正式上线,自此券商向互联网财富管理行业转型的角逐之战就此拉开帷幕。

 

2015年6月,中融信托旗下的互联网金融平台中融金服上线,给投资者提供安全边际更高的理财产品的同时,也兼顾解决高端理财产品的流动性问题,迅速成为信托公司官方与互联网金融合作的首个案例;2016年9月,中信信托与蚂蚁金服合作推出一款消费信托理财产品——乐买宝,最高收益高达15%,依靠“边消费边赚钱”的宣传口号迅速走红,上线3个月时间便吸引了超过46万用户参与;要知道此前信托全行业经营二十余年,也就积累了不到60万用户。

 

值得注意的是,为了促进国有资产转让,盘活不良资产和存量资产,2010年起,各省市人民政府或金融办纷纷批设金交所/金交中心;为满足金融市场日益增长的投融资需求,金交所推出的定向融资工具、收益权转让、理财计划等产品,逐渐成为了企业实现融资的一种重要途径;2014年起,包括蚂蚁金服、百度理财、陆金所、京东金融、苏宁金融等大型互联网金融平台纷纷与地方金交所建立起合作,甚至股权联姻,至2018年,各地“金交所”发行的各类型理财产品累计规模已超过万亿元,成为了互联网财富管理行业不容小视的一股力量。

 

这个时期的互联网金融就像一个乌托邦,任由你攻城掠地、占山为王!

 

二、互联网财富管理行业的灰暗时代图片

 

虽然这几年,支付宝对金融产生了冲击,但从未想过要颠覆金融机构。——马云

 

P2P行业的好运气并没有持续很久,2016年8月,银监会、工业和信息化部、公安部、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联合发布《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业务活动管理暂行办法》,标志着网贷行业结束了野蛮生长的“无监管”时代。

 

P2P行业经过十多年的发展,已成为个人借贷、投资的重要渠道,逐步被人们接受,然而资金池、期限错配几乎是P2P行业标配,抢食银行的业务却没有建立起完善而有效的风控体系,已然脱离了最初的信息中介平台的定位。

 

P2P平台涉嫌自融或者风控审核不严格,导致平台暴雷的现象层出不穷,仅仅2018年6月-9月就有511多家平台爆雷(提现困难、失联、经侦介入等)。网贷行业的暴力催收、裸贷风波不时登上头条引起全民关注,更有e租宝、钱宝网、大大集团、泛亚等平台因涉及庞氏骗局而暴雷,数十万投资者血本无归。据网贷之家统计,累计成立的6449家平台中,正常运营的平台仅余1039家,不足累计成立数量的1/5,很多中小型的平台虽然没有暴雷但也受到监管指导决定停业或者转型以实现良性退出。

 

2018年8月,网贷整治办下发《关于开展P2P 网络借贷机构合规检查工作的通知》,将P2P备案工作大致分为三步:历经自查、自律检查和行政核查等三轮核查;至此,网贷行业备案无果,希望茫然。终于在2019年1月等来了《关于做好网贷机构分类处置和风险防范工作的意见》(175号文),然而遍阅全文,通篇隐含八个字:能退尽退,应关尽关。

 

目前,仅有硕果仅存的P2P大平台仍能存活,但能否实现备案仍然是影响2019年P2P行业走向的最大不确定性。

 

2018年6月,证监会与中国人民银行联合发布《关于进一步规范货币市场基金互联网销售、赎回相关服务的指导意见》,明确只有持牌金融机构(主要是基金公司和基金销售公司等)才可作为销售主体,设定T+0快速赎回限额不高于1万元,且只能由具有基金销售牌照的银行进行垫资;此举导致基金公司与互金平台合作货币基金的难度增大,很多没有基金销售牌照的互金理财平台只能以技术服务的形式为持牌基金销售公司导流,依赖于货币基金搭建底层账户体系、做优支付体验的念想就此幻灭,做大理财规模仍将任重而道远;拥有基金销售牌照的互金理财平台虽然可以继续销售基金,但是市场早已经培育起来的随存随取且不受额度限制的用户体验却是回撤了好几年。强大如天弘余额宝,其规模也从2018年3月份的峰值1.69万亿,降低到2018年底的1.13万亿,跌幅高达33%。

 

保险行业涉足互联网财富管理的好光景持续了不到三年,在2016年12月被证监会主席刘士余点名“兴风作浪的妖精”,用来路不正的钱,从门口的野蛮人变成了行业的强盗。不久之后,保监会官就网通报了对前海人寿的处罚,并对时任前海人寿董事长姚振华给予撤销任职资格并禁入保险业10年的处罚。

 

2018年3月银监会和保监会合并,“保险姓保”的理念开始实质性下沉贯彻,互联网渠道的万能险产品逐步减少,至今已难觅踪迹;甚至,连真正意义的净值型投连险第三方平台的网销备案的窗口也已关闭,互联网保险理财至此进入灰暗时代。

 

2018年5月,《关于规范证券公司借助第三方平台开展网上开户交易及相关活动的指导意见》开始在券商业界征求意见,文中明确第三方机构仅限于提供网络空间经营场所,信息发布平台、链接跳转等技术服务,不得介入证券公司向客户提供证券业务相关服务的任何环节,包括但不限于开户、客户招徕、客户适当性管理等操作;第三方机构不得以自身名义从事任何与网上证券业务相关的宣传推介活动。如果严格按照该指导意见执行,基本上是将证券业务关在券商行业内部,券商与互联网平台合作拓展客户、开展证券交易及资管产品销售等业务合作的路径将直接被堵死。

 

信托行业触网,可以说是昙花一现,中融金服运营还不到两年,该平台即宣告关闭,中融信托表示,停止中融金服业务,是因为业务模式的调整;而不知何时起,蚂蚁金服乐买宝也已悄悄下线,支付宝上再难觅踪迹;毕竟无论是《信托公司集合资金信托计划管理办法》还是2018年新颁布的资管新规,都不支持信托产品降低投资门槛,信托计划作为“高端”、“贵族”理财产品面向互联网的长尾用户发售仍面临不可逾越的鸿沟。

 

地方金交所本来寄希望于先涉足资管业务,做大做强后再要个“金融机构”的名分,然而事与愿违,2018年4月初,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下发整治办函[2018]29号文明确了,依托互联网以发行销售各类资产管理产品(包括但不限于“定向委托计划”“定向融资计划”“理财计划”“资产管理计划”“收益权转让”)等方式公开募集资金的行为,应当明确为非法金融活动,互联网资管模式需要立即停止,存量业务最迟于2018年6月底压缩为零。此文直接宣告了地方金交所理财产品缺少合法依据,并间接剥夺了地方人民政府、金融办批复资管机构资管产品的权利;配合着后来出台的资管新规,资管机构的监管权明确收归于一行两会体系内;自此,地方金交所开始了长时间的整改期,不仅业务难以为继,而且前期做大的规模也要整改和清退,正印证了一句话:“出来混,迟早要还的。”

 

正如沃伦·巴菲特的名言:“当潮水退去,才知道谁在裸泳。”

 

三、互联网财富管理行业的挣扎和突围图片

 

今天会很残酷,明天会更残酷,后天会很美好,但大部分人会死在明天晚上。——马云

 

中国的财富管理市场容量巨大,不完全统计银行存款、银行理财、公私募基金、信托产品的存量规模,便已超过136万亿元;这个行业足够的大、潜在收益足够的诱人,以至于传统金融机构、互联网金融机构都想在互联网+的大时代背景下,争夺互联网财富管理这块大蛋糕。尽管监管趋严,但业界各类机构也都在不断的探索和创新,希望能够突围出一条康庄大道。

 

2019年初网贷175号文之后,P2P已承载不起互联网财富管理行业的希望,硕果仅存的网贷大平台,也没有实现曾经喊过的普惠金融的口号,更没有降低社会融资成本,所谓的智能风控、科技金融沦落为平台攫取高额收益的工具;这样的网贷平台不是投资者、监管者所需要的,甚至不是贷款者所需要的。如果某家网贷平台更注重建立起长效机制,借款端构建起真实的消费场景,投资端提高起购门槛做好KYC,以科技能力帮助降低融资成本,切实履行信息中介而非信用中介的职能,或许能走出一条更宽更广的路,然而现在这种环境下,还有哪家网贷平台有这样的视野和决心吗?

 

在互联网基金销售领域,持牌销售成为行业共识,虽然2016年以后基金销售牌照发放极度收紧,腾讯和百度还是拿到了唯二的入场券;然而很多互金平台并不具备腾讯和百度的资本和技术实力,多数只能退而求其次,与银行合作引导用户跳转至银行网站开立银行二类户并通过银行销售基金;为了规避快提1万的限额,互金平台不得不同时上线多只货基,并引导用户分散投资,这些举措增加了较多的投资者教育成本甚至较大程度牺牲了用户体验,但也纯属夹缝中求生存的无奈之举。

 

日前,证监会发布《公开募集证券投资基金销售机构监督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及相关配套规则公开征求意见,基金销售行业迎来系统化严监管时代,独立基金销售机构持续经营的要求变得更高,从业机构只有遵从监管规则、遵从适当性管理原则,打消投机、赚快钱的念头,踏踏实实做大公募基金市场帮助建立良性的市场秩序才是未来的生存之道。

 

以万能险为主的固定收益保险理财产品变相提高了市场的无风险收益率,正在逐步退出历史舞台,而互联网金融大平台仍在孜孜不倦地探索与保险公司合作更符合监管意愿的投资型保险产品。但矫枉往往过正,现在净值型的投连险产品的网销备案也难以获得监管通过,况且净值化、投资者风险自担的产品与公募基金已无二致,其产品存在的必要性大大减弱,预计在未来的几年内,互联网保险理财再难辉煌。

 

券商与互联网平台合作财富管理的路径没有取得理想的成效,但券商行业并没有坐以待毙,开始以前所未有的决心进行自我革新。

 

2018年末起,一些老牌券商高调的向财富管理转型:中信证券将经纪业务发展与管理委员会更名为财富管理委员会,对组织架构和激励机制进行大刀阔斧的改革,几乎与此同时,银河证券、兴业证券先后宣布将经纪业务总部变更为财富管理总部。券商行业触网较早,多年前已经形成的全线上的交易体系,但却没有打破二十多年来建立起来的经纪业务路径依赖,后续想在互联网财富管理行业占据有利地位,需要克服人性中的短视和冒进,切实依据行业的优势设计和管理资管产品,在产品设计和管理能力尚构建自己的壁垒,并不断做大其证券交易客户端的客户数量,也只有这样才能与银行、基金、信托行业正面竞争。

 

互联网金融平台及信托行业多次试错但仍未找好信托产品互联网化的路径,毕竟互联网金融平台获取的大多数都是“屌丝”用户,跟信托产品百万门槛格格不入。

 

即使如此,客户基数较大的平台仍然在做探索性的努力,如腾讯理财通、陆金所等,这些平台为信托公司提供引流和信息技术服务,进行信托产品直销合作,向平台高值用户定向展示百万起购的信托产品。然而,信托产品的私募属性,以及合格投资者验证的难度较大成本较高,注定了这种合作模式仅能小范围试点,难以获得规模性增长。

 

日前,市场传言监管部门正在制定政策拟推出1万元投资起点的“公募信托产品”,监管将从行业评级“A”里选择2~3家试点实施,预计2019年底落地。将公募信托产品的认购起点降低至与银行理财投资门槛一致,是对信托业务的极大利好,但目前市场流出的银保监会信托函[2019]16号文件,仍建将信托公司通过第三方互联网机构引流至资金信托产品的行为定性为违规推介,由此可见互联网信托行业仍然前路漫漫不可期。

 

在其他领域遭遇寒冬之时,互联网金融平台与银行得合作迎来了新的春天。

 

京东金融搭建了银行+板块,与一众中小型银行如振兴银行、华瑞银行、亿联银行等合作银行存款类产品,一方面中小型银行通过互联网的便捷性无需设立实物网点便解决了吸储难题,另一方面京东金融也通过此模式给广大用户群体提供了低风险的理财产品留住了用户,短期内达到了双赢;陆金所、度小满金服、蚂蚁金服、苏宁金融等互金大平台纷纷效仿,该模式已大有蔓延之势。

 

在中小型银行还在为吸储而发愁时,国有大行再一次在资质准入方面拔得头筹,2018年12月以来,银保监会先后批准建设银行、中国银行、农业银行、交通银行设立理财子公司的申请,并颁布《商业银行理财子公司管理办法》,允许理财子公司发行的公募理财产品直接投资股票;不再设置理财产品销售起点金额;仅要求非标债权类资产投资余额不得超过理财产品净资产的35%;在销售渠道上“大放松”,既可以通过银行代销,还可以通过银保监会认可的其他机构代销……这一系列BUG级的设置,奠定了银行理财子公司“嫡孙”的地位,几乎可以“左踢公募,右打信托”。可以预期未来五年甚至十年内,银行特别是国有大行和股份制商业银行的理财子公司将成为中国金融行业最亮眼的星星,互联网金融平台(或许需要先获得基金销售资质或者银行理财子公司理财产品代销资质)将成为银行理财产品最大的分销商;部分银行可能将优质的理财产品仅放给自有APP以增加活跃、留存客户。大部分的城商行、农商行将不得不沦为银行理财子公司理财产品的线下分销渠道。

 

市场就在那里,当一波潮水退去,另一波潮水正在涌来。

 

四、互联网财富管理行业的前景预期图片

 

知其雄,守其雌,为天下溪;为天下溪,恒德不离。——《道德经》

 

互联网财富管理行业,归根结底是财富管理行业的线上延伸,但终将超过线下实体渠道成为财富管理行业的中流砥柱。互联网财富管理行业将运用大数据技术优化合格投资者认定并将合适的产品销售给合适的投资者,运用人工智能技术降低触达用户、服务用户的成本,运用区块链技术存储信息和协议,最终将为降低社会投融资成本、提高社会资源配置而服务;负责任的传统金融机构及互联网金融平台,都在朝这个方向而不懈努力。

 

如果把未来的互联网财富管理行业比作一只舰队,那互联网化的银行理财(包括存款类产品和银行子公司理财)必将是舰队的航空母舰,互联网基金销售和券商财富管理(包括股票、资管产品销售等)则是舰队的驱逐舰和巡洋舰,互联网保险理财、互联网信托理财、P2P理财则分别构成护卫舰、潜艇、补给舰。

 

无论你是否承认或接受,这都将是最终的格局。

 

 

 

*文章来源:看懂经济

*侵权必删

 

互联网金融实验室
互联网金融实验室
文章123
·
总浏览量16886
最新文章
更多
2024全球机器学习技术大会上海站圆满闭幕,共奏AGI变革新时代
杨展
5566
浏览
第七届机械工程与应用复合材料国际会议(MEACM 2024)
李思傲
7
浏览
世界读书日专题 | 新质生产力背后的管理之道
杨展
4473
浏览
【征稿】第七届水与环境可持续发展国际会议(ICSDWE 2024)
李思傲
11
浏览
【征稿】第七届水与环境可持续发展国际会议(ICSDWE 2024)
李思傲
5
浏览
【EI检索】2024年第一届先进能源材料、能源器件与能源系统国际会议(AEMDS 2024)
杜金桐
11
浏览
热门用户
学术前沿速递
学术前沿速递
文章
300
学说观点
学说观点
文章
300
AIGC交流社区
学说官方
文章
240
未央网
未央网
文章
233
毕宣
中央财经大学
文章
185
王凯
T. Rowe Price
文章
181
热门文章
更多
经济学入门必读书籍有哪些值得推荐?
楚健
·
1132
浏览
绿色信贷能否提高商业银行的核心竞争力?基于中国的准自然实验
创新研究
·
715
浏览
如果经济学家连股都不炒,那他们都在干什么呢?
李博
·
651
浏览
“特斯拉”打败了“星巴克”
张子瑞
·
626
浏览
最新综述!AIGC到底是什么?都有哪些应用?一文尽览!
AIGC交流社区
·
606
浏览
数电票的26个问题,税局统一回复!
张俊熙
·
599
浏览
研究方法 | 文献资料分析方法大全!收藏
周舟
·
584
浏览
会议预告|清华五道口绿色金融讲座第一期,邀您探讨“碳达峰碳中和——中国发展转型的机遇和挑战”
学术会议动态
·
3309
浏览
文献资料分析方法大全,建议收藏!
楚健
·
494
浏览
研究方法:文献资料分析方法
周舟
·
482
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