签到
EN

名校非升即走是一种善良,二本才是学者的坟场

68浏览
2022/02/23 02:02发布
苗浩然
中南财经政法大学
学生
推荐查看——名校非升即走是一种善良,二本才是学者的坟场
尊敬的戴院长:
 
你好!昨天陈主任的辞呈以及您的劝慰信不知怎么从网上公开了。学院议论纷纷。给您写这封信的时候,我已经把辞职信一式两份上交人事处和学院办公室。士毕业三年了,感谢您的照顾,我还是决定放弃本校的编制,到东南沿海985院校去当一个“非升即走”的助理教授给您写这封信,也是衷心希望学院能发展更好。
 
没想到我评职称的事儿闹得如此沸沸扬扬,我读了这么多年书,从读研一刻起就立定此生“以学术为业”,却没想到会落得“精致的利己主义者”“不认真教学”这样的指责。尽管您一再顶着老师不满、主任辞职的压力支持我推选我参与今年学校职称答辩,可是我辗转反侧思索再三,还是决定放弃。也同时决定离开本校,去一个更适合我的地方。三年酸甜苦辣,容我道来。
 
三年排课,为何每次给我排课都像打仗一样呢?您知道我们社工系2003年建系,那时候第一批教师都是本科学历就留校教书了。学化学的,机械的,给领导当秘书的一些临时拼凑起的老师搭建了我们专业。这两年国家搞双一流,我们专业也沦落到每年被学校讨论是否裁撤的边缘。系里9个老师,一个教授一个副教授,两位老师基本不上课也不管事。剩下的7名老师呢我是最年轻的,他们都虽然跟我年龄差距不大,但是来校早,也都算是系里的前辈。常年在本专业耕耘,有自己的“一亩三分地”。社会调查类小班型多学分折算的课程也轮不到我上。分配给我的课要么是几百人大合堂社会学概论,要么是学校强行安排到我们系的全校公共选修课诸如“社会常识”“实用社会学知识”。我博士期间一直是做量化社会学研究,可是三门量化社会学的课程跟我没关系。而上那三门课的老师,真的懂量化社会研究吗?
 
还有咱们学校课时费折算也很奇怪。一门大型课程讲师一节课时30块钱。大合堂排课学校教务处说了算。很多老师房子都买在省城,明明一周两节课,教务处偏偏周一排一节,周五排一节,让大家没法脱身。但是量化社会学这类实验课时,小班上课,一天能排10节课。我在系里三年,经历过一次教学计划调整,刚来第一年我接了系里3门课,勤勤恳恳备课,刚上了一学年,结果教学计划调整取消三门课。我才发现,原来被取消的那三门全是我上的。大家都知道那几门课会被取消没人顶雷,就我成了冤大头。结果新教学计划下来,又让我上最难上的几门课,一切要重新备课。而且那种难上的课,折算不合理,安排不合学科逻辑,还经常被教务处查课,被教务督导,填写各种新课报表,重写各种大纲教案以备检查。每学期各种听课团、评奖团轮番轰炸课堂。最关键,这些课跟我的专业完全不相关。我每学期上100节课已经累虚脱了。把握实验课时的老师呢,每学年400个课时轻松愉快。比如陈主任,每年要上800课时。他手里那么多课为何不愿意分给我一些,却只让我去上那些大家挑剩下的学时不多的公选课呢?学院杨老师,以前是党政办当秘书的,大学学的也是秘书学。结果系里“公文写作”课她不上,非得让我上,反而她硬要上“学术论文指导”这门课。我来了第三年基本认清了老师们不是不想上课。毕竟如果上课轻松,集中排课,一节课30块钱,也是积少成多的收入。况且超过400课时有翻倍超课时奖励。而且实验课还有额外的实验准备费、材料费等等,杂七杂八折算下来是一大笔附加收入。很多老师一边跟您抱怨课多教学任务重,一边挑挑拣拣抢好上的课分寸不让。
 
看起来这几年给我排了几门课,其实都是老师们不愿意上而学院又必须接的边缘课程。我不是不想上课,我只是想上一些和自己研究方向对口,能发挥我能力的课。
 
要说教学质量,很多老师都自己编写了教材,一门课上了十多年,PPT都没变过。“兢兢业业”我不否认,作业一布置就是一大堆,我的公共课上学生都埋头写专业课作业。学生说写不完会挨骂,只有在我这个不重要的公共选修课上写了。我看到满教室的学生,心里只有两个字:同情。教学质量很难衡量,但是教师素养并不难衡量。我从来不相信平时不读书不做科研的老师能教学质量好到哪里。
 
我们系老师们都喜欢自己编写出版教材,从来不用全国公共认可的一流教材。我理解学院学科建设要评省一流,需要教材数量做支撑。可是我们专业本来就有成熟系统的好教材啊?犯得着自己编写吗?有些教材错误百出,也真不知道怎么出版的。当然这些都可以折算教学课时。我看了文件,主编一本教材能折算200学时。但是我真的不想这么做。我教学课时每年全系倒数第一,这样的数据不能成为我不认真教学的“罪证”。也不能证明我“精致利己”。
 
再说科研。系里老师说“不羡慕人家科研成果,只羡慕人家搞科研的时间”。每年放寒暑假,咱们学院大部分老师朋友圈都在晒各种旅游。您翻翻历史记录看看,是不是这样呢?而我母校的老师呢,都在分享读书体会,加班加点写本子、做研究。去年寒假为了能够认真申报国家课题,我整个过年期间都是在办公室里度过的。为此我专门把父母从外地接到我的公租房。点灯熬油写了一个半月的国社科本子,谁想到遇到学校限额申报。我们系分配了两个名额,系很多老师申报本子是一天之内赶出来的啊。您也知道咱学院,连续8年国社科剃光头了。好多老师之所以要申报,是因为申报了学校奖励1000块钱,并给折算40个学时。可是最后我的本子却因为限项连系的门槛都没报出去。没错,我们系就我一个博士,我也从来没说因为自己是唯一的博士来说自己学术水平高。但是您应该掌握数据,国家课题立项统计显示,成功者博士学位保有率90%以上。不在学术上花时间,下功夫,却挤掉别人的心血,这是让我感到诧异的。当然,我相信苦心人天不负,虽然后来这个中了不限项的教育部社科青年课题,但我心里难受啊,万千委屈在心头,也还是忍下了。真正让我决定离开的其实不是这次评职称,而是去年崔老师那次。那次评副教授,中层单位只有一个名额指标。
 
崔老师是和我同一批进来的博士,我们都有科研理想,因为我们都受过正规的科研训练。论资排辈,我们院有12名老师够年限进行副高竞争了,论成果崔老师排第一,我第二。但是很多老师不这么认为。我这三年发了7篇CSSCI论文,这是全国硬通货。很多老师英语四级都没过呢,平时连个课程英文名都得请教我,每次填科研成果奖励的时候一下十几篇英文学术论文。人文社科发什么SCI 啊?还有老师直接在学术期刊封底买了几篇广告,这也能算科研成果。毕竟我们学校工科治校,按文件发科研奖。学校规定一篇CSSCI奖1000元,一篇SCI摘要收录奖20000啊。论科研奖励,我也是全系拿的少的。平时老师们说自己忙于上课没有成果,一评职称的时候这些乌七八糟的东西都出现了。结果呢,最后民主投票会硬是没让崔老师评职称。
 
最后推荐法学系贾老师到学校答辩。答辩评委问,请用英文说出你发表的几篇英文论文的名字。结果贾老师在台上支支吾吾半天一个单词也没吐出来。最后指标浪费了,贾老师也最终没被投票通过。此,去年那一幕出现我就明白了,名校的非升即走是一种善良,我们这种二本才是学者的坟场。
 
我理解很多老师年纪大了。而且我们这种工科为主的二本学校,文科生存艰难。早些年学校觉得办文科不花钱,弄几个老师招一批学生就可以坐地收钱。陈主任曾私下说,“我们专业就是用来给学校赚钱的”。毕竟当时的政策,教育部门单位按照学生人头数量来给“人头费”。因此催生了一批办学成本低的文科专业。就连学院谢书记都在忧郁地说,“二十年前咱们学院从一个专业几位教师开始,每年600多名招生量,为学校做出了巨大贡献。现在国家拨款政策变了,大家要让学校看到我们存在的理由,让校领导看到诸位存在的价值。”我听了发懵,刚来任教的时候我是不相信的,经历三年相信了,也绝望了。这些因先天不足形成的观念才是极为可怕的。
 
没错,曾有西南地区一个985院校有一个叫周鼎的老师曾经抱怨,“科研是自留地,教学是公家田”。很多学校出现过老师注重科研忽视教学的事儿。但是我想说,这个问题套到我们学院并不合适。我曾经认真拜读过周鼎的论文,眼界开阔,学风扎实。是少有的上乘文章。一流学校的问题境况跟我们的问题境况不可同日而语。
 
如果一个学校,大家都把科研当成指标,当成同事竞争的利益争夺点,那就丧失了科研的本质。我们读博士,我们做研究,不是为了争得更好的利益,而是我们热爱自己的学科和专业。我们以学术为志业。我也明白戴院长所面临的具体矛盾。系里9名老师,一共300多本科生。每次教学评估都得东拼西凑各个部门借人填充师生比数量。所以老师们长期疲惫应付。
 
崔老师去年走了,而我马上也走了。我和崔老师不同,崔老师去了省城的一本学校当了副教授。而我没有崔老师优秀,已经决定放弃职称与编制,去双鸭山当一名非升即走的临时工。尊敬的戴院长,在学院三年我认真对待每一名学生,也认真对待每一堂课,自己写的每一篇论文都是我浸透着汗水、心血与骄傲。我拒绝接太多的课,并不是像他们说的利弊权衡选科研,而是深知自己不懂的领域和课程,不敢随便“为人师”,因为我无法面对那些求知者的目光。这是我为人为学的原则。
 
感谢您的关照鼓励与赏识,给了我人生第一份工作。辞职我是认真的,人才引进的安家费我已筹齐,会一分不少退回。给您写这封信,也是想真诚表达自己的心路,希望您也切莫挽留。
 
最后,如果以后有机会,请您转达,内心感谢关照与批评我的(前)同事,我心里的忧郁不针对任何个人,祝愿学院越来越好。
 
小孙于立雪斋
 
*本文摘自公众号学术志,纯属虚构小说,根据学术志公号《院长为难!没让崔老师评职称他立马跳槽了》一文展开的续写创作。
苗浩然
中南财经政法大学
学生
文章137
·
总浏览量62765
最新文章
更多
【征稿-EI检索】第五届新型功能材料国际会议(ICNFM 2024)
杜金桐
10
浏览
智领未来 元启新篇|南京江宁AIGC与元宇宙产业发展论坛暨元宇宙供需对接大会成功举办
杨展
2237
浏览
前沿科技盛会:南京AIGC与元宇宙论坛引爆行业新风向!
杨展
33354
浏览
顶刊JDE | 外资冲击波下的质量危机!中国出口产品质量下滑是为哪般?
经济学前沿问题研究
41
浏览
【EI检索】2024年第一届先进能源材料、能源器件与能源系统国际会议(AEMDS 2024)
杜金桐
14
浏览
探索生成式AI产品新纪元,2024 全球产品经理大会重磅来袭!
小助手
3359
浏览
热门用户
学术前沿速递
学术前沿速递
文章
300
学说观点
学说观点
文章
300
AIGC交流社区
学说官方
文章
240
未央网
未央网
文章
233
毕宣
中央财经大学
文章
185
王凯
T. Rowe Price
文章
181
热门文章
更多
经济学入门必读书籍有哪些值得推荐?
楚健
·
1177
浏览
绿色信贷能否提高商业银行的核心竞争力?基于中国的准自然实验
创新研究
·
854
浏览
研究方法 | 文献资料分析方法大全!收藏
周舟
·
755
浏览
最新综述!AIGC到底是什么?都有哪些应用?一文尽览!
AIGC交流社区
·
747
浏览
数电票的26个问题,税局统一回复!
张俊熙
·
724
浏览
如果经济学家连股都不炒,那他们都在干什么呢?
李博
·
679
浏览
“特斯拉”打败了“星巴克”
张子瑞
·
665
浏览
研究方法:文献资料分析方法
周舟
·
639
浏览
银行纷纷入局数字藏品赛道,什么信号?
李杨杨
·
599
浏览
会议预告|清华五道口绿色金融讲座第一期,邀您探讨“碳达峰碳中和——中国发展转型的机遇和挑战”
学术会议动态
·
3319
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