签到
EN

长城手撕余承东:增程的罪,插混的泪

17浏览
2022/07/13 01:52发布
吴思
西北工业大学
学生
推荐查看——长城手撕余承东:增程的罪,插混的泪
余承东在问界M7发布时表示:“说增强车不够先进是胡扯!”。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余承东的地方就有好戏看。
7月4日,华为常务董事余承东发布了问界第二款车问界M7,不出所料,这仍然是一款增程车,在当天接受采访时,面对外界对增程技术的质疑,余承东自信地回了一句“说增程车不够先进是胡扯”。
此言一出,有些传统车企的高管坐不住了。长城旗下魏牌CEO李瑞峰率先发难,隔空喊话余承东,称增程式混动技术落后是行业共识,再大的嘴,也不能大放厥词。”
虽然余承东没有正面回应,但李瑞峰却不依不饶,一口气连发6条微博,把增程技术批得体无完肤,比如“做增程的闷声发大财就好了,大嘴何必说出来”,“落后就要挨打”,“吹起的泡沫总要有人来戳破”,“拿落后的技术割韭菜”等。
图片
长城旗下的魏牌李瑞峰怼余承东

 

这场论战把增程送上了微博热搜,网上也分成了三派,同意李瑞峰的人坚定地认为增程是“脱裤子放屁,多此一举”,也有不少人认为李瑞峰是想蹭华为热度,被拿来和卢伟冰比较;中间派认为技术不是炫技,销量代表一切。
 
从销量上来说,“技术落后”的增程车要更胜一筹,问界M7发布72小时订单突破6万辆,售价40多万的理想L9也不遑多让,上市三天订单破3万。

 

反观长城,被寄予厚望的WEY摩卡PHEV,今年4月上市以来每个月销量只有数百台,不到理想ONE的零头。

 

这一切到底要如何解释?

 

1/增程为啥老被喷?

 

早在2020年8月,面对一片质疑之声,李想就当着一大群车主的面激情开麦:“TMD一帮搞臭技术的,天天冲我们哔哔,什么增程电动是个落后的技术,请问他们TMD搞出来屁技术了?”

 

没过多久,作为传统车企代表的大众中国CEO冯思翰就给李想来了一个下马威,称增程是“最糟糕的方案”[1]

 

当时国内实际在售的增程车只有理想ONE一款,面对这种只差报身份证式的全盘否定,李想卧薪尝胆一整年,最终在理想ONE吊打大众五款车时发海报庆祝,报了一箭之仇。

 

图片
围绕增程技术的争议从未消失,但问题在于,汽车驱动技术这么多,为啥增程格外招喷?

 

首先,在搞技术的人眼中,增程的逼格确实不高

 

混动技术分为串联、并联、混联。增程隶属的串联技术复杂度最低,只有一条动力传输途径,发动机并不驱动车轮,只是充当一个烧油的“充电宝”。

 

这种技术的优点是降低发动机运转工况的复杂度,使其绝大多数时候都能高效率运转,从而达到省油目的。同时,增程技术需要的发动机结构更简单,也无需复杂变速箱,因此对造车“新手”十分友好。

 

相比之下,并联尤其是混联系统的复杂度则提升了不止一个维度。

 

图片
近几年国内的插混车型普遍采用串+并的混联系统,发动机可以发电,也可以直驱车轮。这一技术需要复杂的动力控制与分配策略,要求同时精通发动机、变速箱、电机,通常只有积累深厚的传统车企才能玩得转。

 

而在混动领域,以技术复杂度论高低的传统由来已久:强混(如丰田THS)看不起插混,插混看不起增程。近年来强混的地位虽然有所松动,但增程依然在鄙视链最下层岿然不动。

 

其次,即便不看广告看疗效,无论是节能减排还是动力性能,增程的确也并非最优解

 

增程的精妙之处在于结构简单,但也意味着放弃了用复杂技术换取极致的能力,既不能做到性能最强,也难说油耗最低。

 

以搭载了长城DHT混动技术的WEY 摩卡插混车型为例,这款车能够在相近的体型和车重下,实现比增程的理想ONE和岚图Free更好的加速性能或燃油经济性,其重要原因是DHT拥有两档发动机直驱—需要性能最优时,发动机与电机可共同出力;高速巡航时,则只由此时更高效的发动机驱动车轮,降低燃料消耗。

 

也就是说,串并联的插混车型既能让两套动力系统形成合力,也能让它们在各自的专精场景下发挥特长。与之相比,增程车型只用电机驱动,总有力不从心的情景,这显然也给了李瑞峰怒斥其“落后”的底气。

 

再者,增程的身份也一直在左右横跳,而技术人员往往看不起这种“投机分子”。
在发展过程中,增程车一直奉行错位竞争,跟燃油车比油耗与清洁身份,跟电动车比续航里程,占尽便宜。但也有不少声音(比如大众)认为,从碳排放层面来看,增程车型其实同时汇集了电动车与燃油车的缺点。

 

动力电池制造过程中碳排放高于燃油车动力系统[2],而使用大电池的增程车不仅造起来碳排放大,使用过程中还在烧油,身份并不清白。

 

不过归根结底,增程被喷的关键还是因为用“落后技术”端走了不少同行的饭碗。刚刚过去的6月,理想ONE卖出1.3万辆,问界M5销量超过7000辆,而整个WEY品牌的销量总和不到3000辆,此前已经两度换帅。

 

在如今的买方市场中,车圈大佬对消费者的“不识货”之举有口难言,自然只能将火力对准友商尽情输出。

 

2/增程车大卖,不止因为增程

 

虽然增程车处于混动鄙视链的最底端,但理想、问界等品牌却用销量证明:技术力不等于产品力

 

一款产品想要成功,关键问题在于如何用技术定义产品,在2020年接受采访时,李想解释了选择增程路线的三个原因:纯电动SUV电池包成本昂贵,成本在10万元以上;中大型SUV所需电池包重量惊人,需要额外投入的车身轻量化成本过高;充电网络不理想,纯电出行体验差[3]。

 

当然还有一些原因是李想没有直说的,与其他新势力成立初期只研发一款车型不同,李想2015年成立车和家时立项了两款车型,一款面向城市短途出行的纯电动小车SEV,一款面向家庭中长途出行的中大型SUV理想ONE。
图片
李想在车和家时期定义的两款车型
这意味着在2018年之前,理想无法以全部资源投入到理想ONE的研发。在SEV项目因为法规问题被迫停止后,理想要在有限的时间窗口内保证理想ONE的完成度,据说当时内部也推进过一款续航400公里的纯电SUV[4],但李想认为“出拳的机会只有一次”,因此停掉了这个缺乏竞争力的产品。

 

这才有了如今聚焦增程的理想。

 

至于问界选择增程式路线的原因,其实与理想类似,都需要在有限的时间和资金内完成新产品的定义。
从华为智选的赛力斯SF5亮相到问界M5发布,前后只隔8个月,要是从华为与小康2019年初签订合作协议开始算,满打满算不到3年,从零开始定义一款新车的时间十分有限。

 

另一方面,华为将主要时间和资金都投入到了智能座舱与ADAS的研发中,不可能在发动机、变速箱等传统零件上花重金,动力层面只能结合赛力斯已有的平台技术进行研发。

 

这些看似仓促的产品,最终都取得了成功,原因是他们所仰赖的增程式混合动力吗?

 

这个原因当然很难绕开,首先增程式电动车仍然属于新能源车,在国内除北京之外的城市都享受补贴优惠以及绿牌政策;其次增程式电动车确实在续航上远胜于纯电动车,解决了令大多数人头疼的里程焦虑。

 

但这却并不是核心原因,增程式电动车能解决的里程焦虑,插电混动车型同样能解决。也并非所有套上增程式路线的车型都获得了成功,理想ONE与问界M5的成功另有其因。

 

以理想ONE举例,这款车选择了快速增长的中大型SUV市场。在这个基础上,理想ONE冒险定义了一个之前没有过的新品类:奶爸车。

 

打着奶爸车的名号,理想ONE变成了一款讨全家人欢心的产品,ADAS讨好驾驶员,四联屏讨好副驾,大六座的空间讨好所有乘员。
问界M5大卖的原因和增程的关联性就更弱了,它的最大卖点是华为鸿蒙车机系统。除此之外, 华为本身的渠道能力以及拥有750万微博粉丝的余承东的带货能力也是绝对的加分项。

 

3/过渡红利渐渐消失

 

在普遍的认知中,增程式是燃油车向纯电动车过渡的产品,理论上电池技术越发达,则其生存空间越小。但实际上过去两三年,国内增程车的火热直接受益于动力电池的降本增效

 

历史上,增程式电动车一直在失败,无论是已经停产的宝马i3和i8,还是别克Velite 5,要么续航短,要么动力弱,要么买不起。其中一个重要因素是,当时电池能量密度低且昂贵,增程车不会配25kWh以上的电池,可即便这样整车价格也居高不下[6][7]。

 

而在理想ONE开始交付的2019年,动力电池价格已经逼近1元/Wh,这使其有条件配置一块40kWh的动力电池。相比于前辈们,这一方面提高了纯电续航里程,另一方面规避了小电池易亏电导致动力打折扣的问题,使用体验显著提升。

 

另一方面,增程车型又确实抓住了纯电动车“成熟了,但没完全熟”的过渡期红利:

 

当一块100kWh动力电池价格超过10万而一台发动机不过数千时,相比搭载大电池的纯电动车,增程车用专用发动机+中等大小电池的搭配节省出不少成本,这样一来,可以将省下来的钱用在其他彰显产品力的配置上,这一点在理想L9上体现得淋漓尽致。

 

一套让老司机直呼过瘾的硬核动力系统产生的购买转化率,大概率不如一块全家人都能享受的大屏或者标配座椅按摩。
图片
理想L9大屏与座椅
但这种红利正在消退。

 

过去一年多,自主车企新一代插混产品相继上市,包括比亚迪DM-i,吉利Hi-X,长安iDD,长城DHT···他们殊途同归地使用一块更大的电池,将纯电续航里程提升到100-200公里。
同时,更强的发动机、变速箱和动力分配技术允许他们有比增程更高的性能、效率上限。比亚迪DM-i车型超过6万的月销量,则表明了市场的认可。

 

另一边,动力电池成本仍在持续下降,电池系统密度依然在爬升,国内充电桩的保有量亦稳定增长,这使得增程车型赖以生存的根基——里程焦虑与充电焦虑在不断消解。
这意味着插电混动与纯电动汽车的发展,会挤占增程电动车的生存空间。今年6月,增程车型约2.1万辆的总销量,仅占当月新能源乘用车总销量的3.7%,从绝对数量上来看依然非常“小众”。
在这样的背景下,即使是增程技术起家的新势力也很难固守这条路线。比如岚图汽车在今年发布的第二款车“梦想家”上取消了增程动力配置,只提供插混和纯电版本。而理想在明年要推出的产品也将是两款纯电动SUV。
至于问界,考虑到余承东异于常人的日均吹牛频次,不排除他转年就会开始高呼纯电先进性的可能,到时候传统车企的高管想要“找人撕逼”都没那么容易了。
参考资料
[1] 大众中国CEO断言:增程电动车是最糟糕的方案,Deeptech深科技
[2] 谢安、周令坤:新能源汽车全周期减碳重难点,德勤
[3] 争议中的增程和理想汽车所面对的未来,新智驾
[4] 他们创造了理想ONE,42号车库
[5] 复盘“奶爸车”理想ONE,建约车评
[6] 首款合资品牌国产增程型混合动力车别克VELITE 5上市 售价26.58万-29.58万,通用中国
[7] 宝马i3停产,欧洲车企躺平,创业邦
*内容来源:制造界,侵权必删
学说平台,学说网,金融学说,道口学说,学说经济,五道口学说,清华五道口学说,清华学说,学说平台直播,学说会议直播,学说直播回顾,学说直播预告,学说ABFER直播,学说学者库,学说研讨会直播,学说年会直播,学说论文库,学说学者库
吴思
西北工业大学
学生
文章132
·
总浏览量74226
最新文章
更多
前沿科技盛会:南京AIGC与元宇宙论坛引爆行业新风向!
杨展
3
浏览
顶刊JDE | 外资冲击波下的质量危机!中国出口产品质量下滑是为哪般?
经济学前沿问题研究
20
浏览
【EI检索】2024年第一届先进能源材料、能源器件与能源系统国际会议(AEMDS 2024)
杜金桐
7
浏览
探索生成式AI产品新纪元,2024 全球产品经理大会重磅来袭!
小助手
3352
浏览
2024全球机器学习技术大会上海站圆满闭幕,共奏AGI变革新时代
杨展
5580
浏览
第七届机械工程与应用复合材料国际会议(MEACM 2024)
李思傲
12
浏览
热门用户
学术前沿速递
学术前沿速递
文章
300
学说观点
学说观点
文章
300
AIGC交流社区
学说官方
文章
240
未央网
未央网
文章
233
毕宣
中央财经大学
文章
185
王凯
T. Rowe Price
文章
181
热门文章
更多
经济学入门必读书籍有哪些值得推荐?
楚健
·
1158
浏览
绿色信贷能否提高商业银行的核心竞争力?基于中国的准自然实验
创新研究
·
769
浏览
研究方法 | 文献资料分析方法大全!收藏
周舟
·
694
浏览
最新综述!AIGC到底是什么?都有哪些应用?一文尽览!
AIGC交流社区
·
680
浏览
如果经济学家连股都不炒,那他们都在干什么呢?
李博
·
663
浏览
数电票的26个问题,税局统一回复!
张俊熙
·
658
浏览
“特斯拉”打败了“星巴克”
张子瑞
·
639
浏览
会议预告|清华五道口绿色金融讲座第一期,邀您探讨“碳达峰碳中和——中国发展转型的机遇和挑战”
学术会议动态
·
3311
浏览
研究方法:文献资料分析方法
周舟
·
564
浏览
文献资料分析方法大全,建议收藏!
楚健
·
562
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