签到
EN

放下理想,奔着钱去。

28浏览
2022/03/14 09:56发布
苗浩然
中南财经政法大学
学生
进厂打工的大学生:每天站12个小时,4年存50万

“本科毕业,找工作找到emo了,想进厂打螺丝。”进工厂,原本是找工作不顺利时的一句自我调侃,但真的有一些本科生把进厂打工变成了现实。

南方某省会城市的张蕾本科一毕业,就进入了在线教育行业的一家头部公司,去年4月离开后的5个月里,始终没找到稳定的工作。“就连月薪3500元的文员,都只招有经验的”,张蕾的经验仅限教育行业,能让她试试的岗位,薪资都大幅缩水,从未超过4000元。找工作不顺利,她选择了考研,也以失败告终。到这时,她花光了积蓄,不得不另想办法。

张蕾选择了进厂,尽管每天要在车间里待上8小时甚至12个小时,但工作门槛低、上手快,收入比之前还能高出一两千。

像张蕾一样走进工厂的年轻人并不少。他们经常被问到一个问题,“为什么本科毕业,还要进厂打工?”

深燃与其中几位聊了聊,发现他们的故事或许可以扭转一些固有印象:一是,进厂打工的收入,并不见得很低,有些人的月薪可以达到上万元。二是,他们不全都是从最基层的流水线干起,有本科文凭的话,还可以干行政、财务、技术员、工程师等岗位。有报道称,有些工厂为了招工,提供免费三餐、大学宿舍级住宿条件、全勤奖、内推奖。

河南洛阳的白晶为了积攒三战考研的资金,已经第四次进厂;同在河南的余哲东,因为本科专业相关的体育培训工作收入太低,进厂当起了技术员,包吃住,还能拿一年十万的薪水,相当于老家小县城普通老师的三倍;还有大学毕业的崔晔,学历没派上用场,却因为朝鲜族的语言优势、会简单的CAD技术(计算机辅助设计),在一家工厂干了六年,前四年的流水线岗位,让他账户余额超过50万元。

但不可否认,周而复始的倒班、工作枯燥乏味、职业前景不明,让他们感到疲惫。外界的眼光或鄙夷、或嘲讽,让他们倍感压力。有人爱面子,会主动隐藏学历,有人更务实,借机主动争取升职加薪的机会。

进厂的他们想得很清楚,或是当成短暂过渡,或是为了快速攒钱,“现实就摆在眼前,要在社会上生存下去,不能太顾及外界的眼光”。

 

图片

本科毕业,为什么去工厂?

2022年2月22日,家住河南的白晶独自坐上开往苏州的列车,进厂打工。

前一天,是考研放榜的日子。白晶落榜了,她心里默念,“果然和出考场时的第六感结果一样”。这是白晶二战失败,她不甘心,“还要再战一次”。但要备战考研,继续住在外地的考研宿舍,一个月就算再节俭,花费也要2000元左右。“短期内很难找到既灵活又能快速存到钱的工作,但进厂可以”。

工厂的用户需求旺盛,尤其是江浙一带和福建、广东等地,工厂基地众多。

23岁的她对工厂并不陌生,这已经是她第四次进厂。高中毕业时,就有中介拿着传单,到学校招募短期工。她去过做钻头的电动工具厂,也去过富士康的手机流水线。流水线上的日子,很苦很累,好处是包吃包住,生活成本较低。每次进厂一个多月,她都能揣着四千元左右返回。

“这笔钱看起来不多,但对于普通大学生而言,能做好多事。”白晶在大学期间拿着自己赚来的钱,和朋友去了恒山、泰山等地旅行。不过,大学毕业后,依然还需要进厂打工攒钱,这是白晶没料到的。

白晶告诉深燃,短期临时工的薪资,都是按小时计算。在中介发布的招工简章中,很多电子厂每小时的工价不到25元。不过因为疫情,工厂招人不易,白晶入厂时,工价是34元每小时。这是她四次进厂经历以来的最高价。

这一次进厂,白晶打算干满三个月,预计能赚2万元,她定下的存钱目标是“至少一万六”,这样才能支撑她下半年备战考研的花销。

进厂打工的本科生们,有些人像白晶一样把进厂打工当作是过渡期,也有不少刚毕业的大学生,是看中了这份工作收入可观,尽管辛苦。

图片

崔晔本科毕业半年后,一直没有找到适合的工作。后来在江苏的一家外资工厂,一干就是六年,最主要的原因,是赚钱多。2011年左右,当大学同学大部分在当地每个月只能赚两三千元的时候,崔晔的月薪能上万,还有加班费,在流水线上苦干四年后,账户里攒了50万左右。

最后,因为这家企业效益不好,并且开始把工厂向东南亚迁移,他被裁员,才不得不离开。

1995年出生的余哲东,本科毕业后在老家省会城市郑州工作,做的是和专业相关的体育培训。每个月的薪资刚刚够他租房、吃饭的花销,打工一年,他连一万块都没攒下。余哲东决定转行。

恰好听说有大学同学去了杭州一家做包装材料的工厂,包吃包住,交完五险一金后,每个月到手少则五千、多则上万,日常开销也少,可能连薪资的30%都不到。“有些新工厂直接包下大学宿舍,条件比北上广的小隔断单间还要好,餐厅伙食也不错。”

于是,2019年,余哲东在这位同学的内推下,进厂了。慢慢地,也开始了解工厂行情。

2021年年中,他从原来的工厂离开,休息了大半年后,今年他打算去福建一家新能源工厂。“新能源火了以后,一些相关工厂的待遇也成了拔尖的。”他的一位同学已经探好了路,只等下一批开放招工,他就动身前去。

“本科生进厂打工,是不是很丢人?”这是一些大学生进厂前犹豫的原因。但余哲东清楚,进厂,入职门槛较低,只要能吃苦,在这里就能快速积累起一桶金,“手有‘余粮’,才能心里不慌”。

图片

久坐、重复、枯燥,

进厂打工不轻松

 

到达苏州的当天,白晶被提前联系好的中介接到了一家酒店。在路上看到周围环境越来越荒芜时,她一度十分忐忑:“不会被骗了吧”。

好在白晶一路还算顺利。抱着短期过渡的心态而来,白晶不介意吃苦,“只要工价够高就行”。

图片白晶进厂办手续现场   受访者供图

第二天开始,白晶就在中介的带领下面试、体检、签合同、入住宿舍,到达苏州三天后,终于安顿了下来。

很多工厂直接分配岗位,白晶被分配到了“品保”的岗位,“主要检查手机屏幕有没有污点”,并开始了为期三天的新人培训。

刚进车间,她就开始了夜班生活,23点至次日7点这8个小时,等三天结束后,就增加到10小时一班,开始“两班倒”状态,一个月白班、一个月晚班。

白晶第一次进厂时的工作,每天要站12个小时,好在,现在还能坐着。“这个强度,已经算‘温柔’了,就是有点费眼睛。”8个小时的晚班,除了中间休息20分钟,要一刻不停地用眼,“一晚上一直在揉眼睛”。而且在无尘车间,一直要穿无尘服、戴口罩,坚持8-10个小时,实在谈不上轻松。

“累”,是每位受访者初到工厂时最深刻的感受。曾经在外资工厂流水线上的崔晔,也是每天站立12个小时,时间是8点半至20点半,一个月白班、一个月夜班,每个月休息一两天。“我的体重从130多斤,降到了90多斤,我妈一度非常担心我的身体”。

余哲东也是如此,尽管他因为有学历,一进厂就是技术员,主要负责调试设备,但也不算轻松。他所在的工厂是“三班两倒”(一天白班后,次日晚夜班),每天工作12个小时,没有休息日。“每天围在机器旁边,有时机器运转不顺,就需要一直调试,非常心累”。

工厂的工资,基本都是按工时而定,要想拿到高工资,主要还是靠加班。余哲东最多的一个月,赚了一万多,代价是连着上了7个白班、7个夜班,整整半个月,每天工作12个小时。

接下来,余哲东打算去的新能源厂,本科学历的可以直接从第三级开始,起薪更高。但具体能做什么岗位,还是要看分配。

除了“累”之外,本科生们进厂工作的第二大感受,就是枯燥、乏味。

崔晔每天的工作内容是在车间里加工屏幕光板、卡槽,做的都是机械化动作,把机器生产出来的光板冷却、切割、加工,几十秒就要完成一遍这套流程;每天要加工上千块光板,就意味着要重复这套流程上千次。

图片崔晔曾经所在工厂   受访者供图

熟悉了操作流程后,崔晔每天下载大量有声小说在手机里,进入车间后,就自己一边戴着耳机听书,一边工作,来缓解工作的煎熬。那四年中,易中天等人的相关作品集,他听了个遍,《黑道风云》、《凡人修仙传》之类的网文小说,他更是没落下。

在流水线上工作了四年后,崔晔终于遇到了“升职”机会。因为当时工厂需要懂办公软件、又懂韩语的人,他恰好符合这两个条件,便被调到人事相关的岗位,只需要偶尔进车间。

但在工厂,就连食宿全包、生活成本低,这个曾经十分诱惑的优势,某种程度上也成了桎梏。

流水线上的四年时间,崔晔吃住都在厂里,每个月只会出厂一次,感觉非常不自由。大学毕业时所谓的“理想与抱负”,都在枯燥的生活中逐渐消磨殆尽。

才吃了不到一周的食堂,白晶就已经腻了。“看到食堂的炒面条,就难以下咽”,下班之后的时间,就只想睡觉,完全没有精力再做其他的事情,更别提备战考研了。

据余哲东观察,有的工厂会有工龄津贴,待得越久,工资越高。但因为不适应流水线作业,很多本科生进厂之后,会慢慢从车间工作,向行政、文员转岗,哪怕薪资可能会下降。

社交平台上,时常能看到本科生们发帖,要么抱着短期过渡的心态、要么抱着体验生活的心态,信誓旦旦地要进厂打工,但有相当一部分都忍受不了这份苦,干了几天就“提桶跑路”。

图片

进厂打工,值不值?

进厂的大学生中,很多人对宁德时代、立讯精密这些A股巨头如数家珍,只不过不是K线图上的红绿柱涨跌,而是工价高低、是否有五险一金、食宿条件是否优厚。

“本科毕业进厂,后悔吗?”在不同的人心里,天平会倒向不同的方向。

在工厂短期过渡的人,为了快速攒一笔钱,倒也谈不上后不后悔。

白晶从一开始就非常坚定此行的目的是攒钱。虽然每次进厂,都有不同的感受,但只要能在短期内存到钱,就只有一个字,“忍”。离家不到一周,白晶已经默默落泪许多次了,也终于反反复复体会到那句话,“成年人的世界,没有容易可言”。

但也正是因为进厂的这份艰辛和不易,白晶才会更加坚定自己的目标,“必须要通过考研,进到一个新的圈层”。她祈祷着,“希望这次之后,再也不需要进厂打工了”。

图片

张蕾进厂之后,被通知可能会被调岗,从数据录入调至质检。这也意味着,她要从坐着工作,变成站着工作,而且每天一站就是10个小时。“终于明白,为什么父母反对这份工作了”。

在余哲东的规划中,至少短期几年内,自己还是要进厂。“我也想过回家当老师,但我们当地薪水不算高,我堂姐、堂妹工作单位不错,薪水都不超过4000元。这样的薪资水平,我是没办法照顾年事已高的父母的。”

他计划着,先攒够第一桶金,有合适的机会再回家开店做生意。“毕竟,靠进厂打工存钱,是我已经实践成功了的方式”。

但已经离开工厂的崔晔,回想起那六年多的经历,就只有后悔。“如果重来一次,我一定不会一毕业就去做厂工”。

2017年,工厂倒闭,丢掉工作的崔晔,也丢掉了人生的方向。“多年流水线上的工作,没有任何能力上的提升。”后来,他也尝试过去其他工厂工作,但每新到一家工厂,就要从零开始积累经验,自己在语言方面的能力不再被需要,工作更累,也没有以前的薪资了。

那时的崔晔,虽然在打工六年期间攒下了一笔积蓄,不至于为生计发愁,但他极度迷茫,麻木、消沉的状态持续了大半年。据他讲述,父母因为他一蹶不振,还将他赶出家门。

最终,他决定重新开始,看起了书、准备法考。幸运的是,他的这条路走得比较顺利。第二年法考通过,他在一家律所,从实习期慢慢熬。哪怕一开始工资只有两千多,也还是坚持了下来。

他常常想,如果刚毕业时,没有选择走那条看似更容易的道路,是不是后来,也不会有荆棘丛生的蹉跎岁月。

进入法律行业三年多,崔晔的账户资金增长速度,远远比不上在厂里的时候,因为花销在增加。“以前在厂里,和朋友吃一顿超过100元的饭,都要犹豫好久。但现在,工作社交,随便一顿饭都要200元以上”。

即便如此,他觉得,“是值的”。以前在车间,身边的人就那么几个,“人脉”也都是和他一样没什么技术的厂工,“很多人都是在车间混日子”,但现在,世界广阔了很多。

*题图及文中配图来源于unsplash。应受访者要求,文中张蕾、白晶、余哲东、崔晔为化名。


*内容来自公众号36氪,侵权必删。

苗浩然
中南财经政法大学
学生
文章137
·
总浏览量61824
最新文章
更多
2024全球机器学习技术大会上海站圆满闭幕,共奏AGI变革新时代
杨展
5574
浏览
第七届机械工程与应用复合材料国际会议(MEACM 2024)
李思傲
9
浏览
世界读书日专题 | 新质生产力背后的管理之道
杨展
4484
浏览
【征稿】第七届水与环境可持续发展国际会议(ICSDWE 2024)
李思傲
14
浏览
【征稿】第七届水与环境可持续发展国际会议(ICSDWE 2024)
李思傲
6
浏览
【EI检索】2024年第一届先进能源材料、能源器件与能源系统国际会议(AEMDS 2024)
杜金桐
12
浏览
热门用户
学术前沿速递
学术前沿速递
文章
300
学说观点
学说观点
文章
300
AIGC交流社区
学说官方
文章
240
未央网
未央网
文章
233
毕宣
中央财经大学
文章
185
王凯
T. Rowe Price
文章
181
热门文章
更多
经济学入门必读书籍有哪些值得推荐?
楚健
·
1139
浏览
绿色信贷能否提高商业银行的核心竞争力?基于中国的准自然实验
创新研究
·
726
浏览
如果经济学家连股都不炒,那他们都在干什么呢?
李博
·
656
浏览
最新综述!AIGC到底是什么?都有哪些应用?一文尽览!
AIGC交流社区
·
635
浏览
“特斯拉”打败了“星巴克”
张子瑞
·
631
浏览
研究方法 | 文献资料分析方法大全!收藏
周舟
·
622
浏览
数电票的26个问题,税局统一回复!
张俊熙
·
613
浏览
会议预告|清华五道口绿色金融讲座第一期,邀您探讨“碳达峰碳中和——中国发展转型的机遇和挑战”
学术会议动态
·
3311
浏览
文献资料分析方法大全,建议收藏!
楚健
·
523
浏览
研究方法:文献资料分析方法
周舟
·
511
浏览